酒泉市 郑州市 阆中市 额尔古纳市 临汾市 道孚县 雅江县 永胜县 中西区 涟水县 宁海县 绍兴市 汉中市 定陶县 海晏县 云梦县

黑白门(49)

石家庄新闻网 时间: 2019-08-22 09:19:17 来源: 石家庄新闻网

□梅子 著 花山文艺出版社

杨母哭着进了里屋,杨笑梅则气得坐在了沙发上。李博文嘴里说着这臭毛病越来越大,整理着碗筷。他盛了一碗饭给岳母送进里屋。坐在床上的杨母正擦眼泪:“博文啊!妈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女婿,天浩从小在这个家长大,你一会出去找找他,啊?”

“妈!你再吃点儿饭,我一会儿就出去找他。”说着他把那碗饭放在岳母床前的小桌子上,关上门退了出来。

表针指向了22点,杨母从里屋出来,对博文说:“你还是去他住的地方看看吧。”

“都是你惯的他,养成了白眼狼。”杨笑梅没好气地冲着母亲发火。

“行了,笑梅,少说两句吧!妈!我这就去。”

李博文下楼,从地下室推出自行车,来到陈天浩的住处。窗户黑着灯,但他还是上楼,敲门,没人。他知道平时天浩这个点儿也很少在家。

李博文骑着自行车在大街上寻找。前方有几家烧烤,围着一群人,满街的羊肉味,他用手捂住鼻子,他想起天浩曾说过,不喜欢吃这玩意儿。

他绕过这群人,看看手机上的时间,快午夜12点了。又拨打天浩的手机,还是关机。

他又返回陈天浩居住的小区,在楼下看到陈天浩的屋子还是黑着灯。

回到家,卧室里的床前灯亮着,杨笑梅还没有睡,斜倚在床上看书。

博文小声问:“妈怎么样了?”

杨笑梅轻声说;“安慰了好长时间,现在可能睡着了,找到没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可能去北京了,也有可能去哪里找朋友喝酒唱歌去了。”

“睡吧。”

钻进被窝,博文问笑梅:“天浩为什么不喜欢姚笑冬呢?”

“谁知道呢?……我和姚笑冬只是正常的工作关系啊!”

“知道。你自己的事要把握好了,把握不好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。”

“说什么呢?”杨笑梅白了他一眼。

“我给你说啊,妈屋里有秘密。”

“秘密?什么秘密?”

“我说你这当女儿的,总是不细心。我想找姚笑冬谈谈,抽个时间你给我约一下。”

“你……你找他谈什么?”

“哦,你把他的电话给我就行,我约吧。”

“这样好不好呢?……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让姚笑冬感觉……”

“你放心,我有正事想给他说说,让妈的心愿了结。让姚笑冬当妈的干儿子。妈不是喊姚笑冬儿子吗?”

“瞎说什么呢?不可能的。”

“怎么不可能?”

“都四十的人了,还认干妈?你怎么这么天真?”

“你不懂,有一天你会懂的。”

“好了,好了,不早了,睡吧!”

凌晨,妈的哮喘又犯了,120急救车来到楼下,可楼道太窄,担架拐不了弯。

博文说:“我来背!”

杨母用手示意不行。

博文急中生智,抱起岳母向楼下走去。

120车内,博文握着笑梅的手,笑梅紧紧握着妈的手,眼泪掉下来,默默地祈祷母亲平安。

一进急诊室,医生就对杨母进行紧急抢救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临近中午,杨母的病情稳定了下来。

“老婆,请把姚笑冬的电话给我说一下。”

屋里传来杨母的声音:“冬冬,儿呀……”

“妈——你喝点水吧?梅梅,快给妈喝点儿水,我再去打一壶开水。”

正在办公室的姚笑冬接到一条短信:“姚总你好!请你快给杨笑梅打个电话,妈妈又住进了医院,如有时间请来医院,我有重要事和你商量。”

姚笑冬看着这个短信有点莫名其妙,但他还是给杨笑梅打来电话:“笑梅,你是不是在医院?”

“嗯,你怎么知道?”

姚笑冬说:“今天一早就感觉要有事发生。我马上过去!”(49)

编辑: 张小波

相关文章
已有0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评论
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
石家庄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网站声明 | 法律顾问 | 网站地图